当前位置:首码发布网 > 前瞻 > 正文

文旅元宇宙 是脱实向虚还是虚实融生?

元宇宙 时间:05-27热度:117°

  在疫情常态下,文旅行业如何获得新的流量入口?后门票经济时代,新的商业模式是什么?线下开放空间受限,场景如何无中生有?

  虚实孪生

  2022年元旦的青岛,一场AR灯光秀正在青岛电视塔上演,在5G、虚拟现实等技术的支撑下,城市开启了元宇宙新世界的大门。数据显示,该演出视频号累计播放量达到了10000万次,890万人转发分享了该视频。负责此项目的山东金东数字创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安斌认为,通过科技赋能,可以把城市、景区的文化提炼出来,打造成一个数字化主题乐园,再通过流量转化、商业变现、口碑传播、流量裂变,最终形成整个大文化的商业闭环,打造成元宇宙的网红城市。“从而使夜游从亮化、美化到文化、数智化。”

  据花旗公司预测,2030年元宇宙经济规模最高将达到13万亿美元,用户数量预计多达50亿。作为元宇宙的技术基础之一,2021年3月,数字孪生被写入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》,在“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”的篇章中提出,要“推进城市数据大脑建设,探索建设数字孪生城市”,进一步推动城市数字化的全面发展。2020年11月,文旅部出台了《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意见》,明确提出要发展沉浸式业态,提升数字文化装备实力,满足新兴消费需求。“推动线上线下消费融合,发挥线上交流互动、引客聚客、精准营销等优势,引导线上用户转化为实地浏览、线下消费。”

  周安斌认为,元宇宙是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,服务于现实世界的数字世界。文旅元宇宙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带来流量,其核心是线上线下融合,推动产业发展。“文旅元宇宙打造的虚拟景区是一比一的数字孪生,游客可以用不同的身份进行社交、娱乐、消费等,虽然没有亲临现场,但也有很好的体验,以后也会和线下活动关联。”

  在河南龙门石窟景区的龙门古街,一个占地面积只有1000多平方米的高科技全景沉浸体验馆却成为了龙门石窟元宇宙的入口,这场《无上龙门》的演出采用沉浸式全息天幕技术,紧扣龙门石窟文化背景和历史线索,从龙的图腾开始,随着齿轮转动,沿着历史长河行进在大禹、战国、北魏、隋唐时期,最后回到现代的龙门石窟景区。该项目从二消爆款变成了引流爆品。

  项目的合作方大连博涛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齐征认为,国内很多新老景区急需业态升级,很多景区有闲置的空间需要提升利用率,很多文旅街区、城市更新需要植入具有引流功能的活力业态,这些地方需要的不是投资规模惊人的超大项目,而是游客体验感强、投资规模可控、投资回报率合算、具备区域引流能力的小而精的项目。《无上龙门》正好满足了这个需求。 “游客赢了,景区赢了,投资方赢了。”齐征说。

  显然,文旅元宇宙正在让文旅行业从观光购物游过度到文化体验深度游。

  以虚注实

  有人说虚拟世界是由虚向实,现实世界是由实向虚。在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副会长、元宇宙分会会长孙立看来,虚拟世界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,要以虚注实,虚中有实。重要的是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产业元宇宙。

  文旅行业走上数字化道路并非源于新冠肺炎疫情。自2018年起,国家发改委、国务院等多次发文,指导降低景区门票价格。日前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十四五“旅游业发展规划》指出,鼓励制定实施旅游景区门票减免、淡季免费开放、演出票打折等补助政策。各地政府和文旅厅多次发布景区门票减免政策,景区线下门票收入承压,亟需拓展业务带动整体产业链恢复。

  执惠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照惠认为,之前文旅行业大投资大制作的发展模式显然已经受限,项目可用场地有限、项目开发投入巨大、周期长、转向难,基于固定场地的线下项目,受交通可达性限制,其消费群体与以往群体重叠度高,消费者再次转化难度相对较大。“线下扩展可谓是事倍功半。”

  疫情加速了元宇宙和文旅行业的融合。“过去文旅消费是低频次的,元宇宙的生产方式可以带来文旅消费的高频次。关键是要有好的内容。如果说内容是水流,那么其他的都是容器。“刘照惠说。

  被网友成为第一网红山的河南老君山景区,在海拔2217米的金顶剧院,利用“音乐+光彩”的沉浸数字手段,打造了一座具有道家意韵的特色空间,内容上通过问道、寻道、悟道、知道四大篇章,打造了一个以“知·道”为主题的沉浸乐舞秀。“这是一个空间N种经营方式,通过技术加持,可以实现旺季秀演捞金,淡季沉浸互动展不赔。让景区摆脱门票经济的压力。”周安斌说。

  河南省老君山文化旅集团副总经理张鹏远认为,从数字化到元宇宙,最后会变成行业的刚需。”以后旅游景区不一定会有大批游客,但以数字化构建的全新产品,通过数字化营销,可以让大家在元宇宙上相会,让Z世代重新认识景区,继而产生各种社交行为。”

  虚实融生

  当然,任何新事情地发展并非一帆风顺。对文旅企业来说,不了解元宇宙技术,缺乏资本。对技术方来说,不懂文旅企业的痛点。对资本方来说,对元宇宙技术更是一知半解。如何破局?孙立认为,元宇宙是“三维融合”的混合现实世界,物理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融合,是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融合,是生产能力与创意能力的融合。“旅游景区是场景载体,文化内容是基础,数字技术是方式手段,创意是灵魂。要通过创意引领,结合元宇宙技术和资本注入为文旅产业赋能。形成新的商业模式,成为文旅行业新流量、新经济的增长点。

  周安斌把文旅元宇宙的框架分了三层,第一层是虚拟景区,借助数字化的手段,把景区做数字孪生,打造虚拟景区体验和产品;第二层是虚实融生,在景区体验本身叠加数字技术,做文化体验的增强;第三层是在地体验,通过科技文化演绎打造创新产品。

  “文旅景区正走在数字化的路上,元宇宙是终极形态。”张鹏远说,“元宇宙对文旅人最重要的是思想的影响。要把文化做成数字化产品,通过运营前置,形成超级IP,使感官体验升级。

  理性地看,文旅元宇宙虽然可以解决流量通道问题,可以解决产品创新问题,可以解决资产变现问题,把IP活化,摆脱门票经济。但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当然,概念热不等于产业热。说到底,元宇宙是一种技术,技术决定下限,内容决定上限。产业元宇宙正在路上,文旅人要大胆拥抱元宇宙,抓住机遇,大胆创新,把文化和旅游融合起来,用科技演绎文化内涵,用文化创造美好生活,这,不啻为一个新的赛道。

首码项目

    数据加载中,请稍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