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码发布网 > 前瞻 > 正文

首码网:元宇宙如何“以虚强实”

元宇宙 时间:05-27热度:162°

  无论是科幻电影的极力渲染,还是科技巨头的频频布局,元宇宙“爆发”的一年以来,业界在不同维度上勾勒出元宇宙的轮廓。相比初始阶段围绕元宇宙“虚拟世界”的探索,现在业界把目光转向了元宇宙究竟如何“以虚强实”。在近日召开的2022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“元宇宙”论坛上,与会专家围绕元宇宙经济价值展开了深入探讨。

  元宇宙“以虚强实”

  “现在业界对元宇宙的探索如同小马过河,也如同开卷考试,特点是答案满天飞,但关键要抓住你所需的那一个答案。”微软(中国)首席技术官韦青在会上表示,不用纠结现在流行的技术叫什么词,无论是叫元宇宙也好,叫数字孪生也罢,其本质都是一个虚拟空间。而创造虚拟空间的初衷是为了强化物理世界,让我们在现实生活提高生产效率、降低生产成本。

  按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的理解,元宇宙的两个核心是Web3.0和3D社交。他认为,目前和元宇宙联系最多的是VR/AR,但是目前还存在很多缺陷,特别是穿戴、视觉效果给人带来不舒适的体验,缺乏隐私保护相关的标准,还需要新的内容生产平台等。

  何宝宏认为,为实现这样的庞大体系,需要巨大的算力支撑,包括持久和沉浸式的计算能力。让数十亿人访问元宇宙,算力至少是现在的1000倍,若让身体感到沉浸,算力大概是现在的100万倍,在短短的10年内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。

  “我们的终极目标不是‘脱实向虚’,而是应该‘以虚强实’。比如人类的宇航员可以上火星,不能上金星,但未来的人形机器人可以。所以元宇宙的持续发展有利于人类进一步拓展我们的星辰大海,所以希望虚的部分能够无限向内,实的部分能够无穷外拓。”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指出。

  元宇宙涉及庞杂的技术,欧美发达国家的强项在于操作系统,包括虚拟引擎、3D建模引擎和应用。比如,美国版元宇宙目前已经有两条明确的发展路径:一个是以谷歌3D地图为典型,这种对现实世界1:1的高精度3D还原,以及让地图容纳更多地理信息的做法,正是人类创造数字孪生世界重要工程的一部分。相对于“3D高精地图”这个提法,部分业内专家称之为“元宇宙地图”。

  另一个是英伟达的Earth-2超级计算机。据英伟达介绍,Earth-2是其用于构建元宇宙的一系列工具之一,是地球的数字孪生。英伟达还推出了Quantum-2平台,有望为Earth-2超级计算机架构带来重要变化。另外,美国也在构建军事元宇宙,斥资超200亿美元购买了微软的元宇宙装备。

  那么我国在发展元宇宙的优势在哪?沈阳指出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国内涌现出一批成熟的应用场景,比如短视频、直播带货、游戏等。希望在元宇宙时代,我国能把这些优势要素与元宇宙发展结合起来,打造我国的领先优势。

  目前,我国多地已在元宇宙领域超前布局,杭州成立了元宇宙专委会、网易元宇宙产业基地落户三亚、深圳成立元宇宙创新实验室。国家有关部门也在着力培育一批进军元宇宙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的创新型中小企业。

  元宇宙是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新引擎

  正如何宝宏所言,元宇宙有原生经济体系,是在元宇宙世界中土生土长的,而不是在数字化转型得来的。在元宇宙虚拟世界中的经济系统,是一套从数字资产诞生开始的确权、估值、流通、交易、消费甚至销毁的自循环。

  “这并不意味着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不能做贸易和交易。”何宝宏指出,虚拟世界中的“小循环”目前主要是通过智能合约实现,而虚拟世界与物理世界的“大循环”主要通过数字资产交易所实现数字原生经济和物理世界的价值交换。

  开普云首席战略官、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认为,元宇宙中的物质供给几乎是无限的,简单的复制就可以“孵出”各种各样的数字物品,而物理世界中的供给具有稀缺性,所以元宇宙实际上是需求侧的经济学。

  对于未来元宇宙的经济系统,赵国栋抛出一个颇为新颖的观点:元宇宙是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新引擎。

  据他介绍,元宇宙经济学有五个统一性:计划与市场的统一、监管与自由的统一、设计与生产的统一、生产与消费的统一、行为与信用的统一。具体内涵在于:元宇宙中“物料”的生成是0、1代码的组合,更多地取决于设计,可以说元宇宙中的设计价值大于生产价值;此外,元宇宙每一个行为都可以被记录、追踪和追责,每个人的行为都构成信用的一部分,也包括虚拟人。一般来说,经济市场中监管有多充分,市场就有多自由。这些内涵符合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中的内涵。

  谈及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结构和单元,赵国栋表示,这其实是由一个个的产业生态构成的,每一个产业生态都有交易的主体。比如不同行业之间的交易,每一大类商品之间都有所不同,会形成一个个细分、垂直的交易市场。究竟怎样推动统一大市场的形成,得从总体上降低交易壁垒和交易成本,提高交易效率。而这些内容靠的就是信息技术的提升,靠数字技术把不同的产业生态用一个个平台支撑在一起,这些平台称之为EOP平台,而EOP平台也是元宇宙中的经济生态系统。

  中国版NFT正在构建

  小到一车一人,大到一楼一城,与现实世界一样,所有人与物在虚拟空间构成了庞大且隐秘的独立经济体系,而其背后是由区块链支撑的NFT(非同质化代币)连接并定义彼此之间的身份关系。

  “NFT是在元宇宙内代表所有资产和事件的最佳底层技术,本质上是一种底层数据管理技术,可以广泛应用在票证、身份管理、账户管理、知识产权凭证,以及任何需要流转数据和文件的领域。”在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看来,NFT生成在一个前端、开放、共治的区块链上,相比生成在后台封闭式的数据库内,在互操作性和透明性上具有很大的优势。

 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,人民币(纸币、银行余额、数字人民币)是我国唯一合法的法定货币,任何其他形式的货币,包括外币、虚拟货币、稳定币、未来其他央行数字货币等,均不能在我国的元宇宙中合法使用。甚至通过充值或消费产生的用户积分,也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规定,不能实现用户间的互转而产生货币属性,仅允许支付给管理账户兑换服务和商品。

  单志广表示,在国际上,NFT基本都生成在公有链上,并围绕虚拟货币进行流转交易。但在中国,公有链和虚拟货币均不可行,因此中国急需一个立场中立、成本低廉、融合多方技术、永久存放,并且可监管的NFT基础设施。因为NFT与虚拟货币牵扯太深,建议在中国将NFT改名为DDC(分布式数字身份)。

  据他介绍,中国版的NFT——DDC是搭建在由国家信息中心、中国移动、中国银联和红枣科技共同发起的区块链服务网络BSN(区块链服务网络)之上的。BSN已经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。将所有DDC开放在BSN的联盟链上,可以生成和管理BSN官方的DDC——BSN-DDC.通过部署具备跨链机制的BSN官方DDC智能合约,向有DDC业务需求的平台方提供快速接入服务,使这些平台方能灵活地向终端用户提供DDC服务,并可对DDC的生成、更新、转移和销毁进行有效管理;DDC网络使用费用由平台方使用人民币,按照能量值和官方DDC数量进行扣费。

  尽管中国版NFT——BSN-DDC刚刚起步,但目前应用场景已经可以想象,尤其是和实体经济的结合。单志广表示,车管所可以将目前的车辆管理所用的后台中央式数据库改为基于DDC的分布式,让每一辆车生成一个DDC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,可以开放给保险公司等第三方一部分权限,车主通过自己的私钥控制另一部分数据权限。这样的半开放数据库技术,可以让数据更透明,用户能获取更多对自己数据的掌控权,第三方接入也更灵活,同时还能为监管带来便利。

首码项目

    数据加载中,请稍后